美国海外电视网

时事新闻 评论天下

刘书庆 | 俄罗斯战败的世界史意义

. 中国人里,我不知道自己对这场战争的代入感有没有代表性,我是如此热切地期待俄罗斯的失败,最好是惨败,更准确地说是普京的惨败,至于俄罗斯,也许这场战争的失败反而给了它一个机会,端看俄罗斯人在后普京时代如何选择。而我热切期待的原因,一部分当然是俄国对中国200年来的持续掠夺和伤害,另一部分则在时下是不可以为外人道的。对于崇拜强人政治的人来说,普京是个超级偶像,某些人正在试图模仿他。但这个偶像是有毒的,崇拜他的人会把国家引向歧途。yiba我在今年的五一曾试图写一篇文章,后来兴味索然而烂尾,文章的第一句是“在这个春天,如果没有俄罗斯的失败,无以疗伤”,至今这感受依然,我完全可以用“秋天、冬天”来代替“春天”而毫不违和,我相信经历过疫情管控下的人,应能感受这句话底色的抑郁和愤懑,无需我解释会自然产生共鸣。yibaochina.com首发
我期待俄罗斯战败还有一个更重要的理由,就是俄罗斯这个国家在地缘政治中一直扮演一个很坏的角色,客观上成了这个世界变得更美好的阻挠力量。在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接力埋葬了苏联这个红色帝国后,继承了苏联大部分国际角色的俄罗斯已经跨越了转型门槛,俄罗斯不可能再回到极权体制,被压制已久的东正教信仰迅速在民间复活,大国沙文主义成为凝聚俄罗斯人的手段,普京上台后,更是刻意把自己塑造为一个硬汉,一个全能的领袖。俄罗斯重新成为国际角逐中的主要玩家。yi
考察普京过往的言行,可以很明确地看出普京对苏联并无好感,并无意恢复旧体制,但眷恋它曾经的超级大国的地缘政治地位,这是因为一则普京具备基本的政治伦理认知,二则普京认为苏联这个体制运行是以牺牲俄罗斯族利益为代价。特别是后者,普京作为一个大俄罗斯民族主义者,一直对苏共高层某些损害俄罗斯族利益的决策耿耿于怀,在俄乌战争之前,他那篇洋洋洒洒的电视讲话,不能仅仅被看作为战争动员而做,其中的某些观点和情绪,我相信在普京心中已经植根很久。yibao
尽管普京20年来牢牢占据俄罗斯政治舞台的中心,的确阻碍了俄罗斯的民主化进程,使俄罗斯虽然跨越转型门槛但却一直没有转型成为一个宪政民主国家,但俄罗斯也没有退回到极权体制,俄罗斯仍保有形式上的竞争性选举,允许竞争性政党的存在,它的宪法、法律和理念中的民主自由法治这些字眼仍然是没有被污染的。克格勃出身的普京虽然对于暗杀这类不得见光的手段很熟悉,在针对政治对手时也的确在使用,但普京也仍然需要讨好选民,这就是俄罗斯虽然宪政转型失败但百姓的福利待遇尚可的原因,包括普京在地缘博弈方面强行出头,也是在迎合俄罗斯国内普遍的大国沙文主义情绪。从马基雅维利意义上的权力观来审视的话,普京的行为仍然是可理解的,包括侵乌战争,不过是另一场巩固其权力的手段而已。yibaochina.com首发
当然这里说可理解,是指他的行为是符合他的权力逻辑,不是说他的行为应被同情和谅解。普京在一个和平发展的时代,几乎是为一己之私,以强凌弱,悍然发动战争造成生灵涂炭自然应受谴责,也应该得到严厉惩罚。这本身也是维护战后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所必须的,普京个人与俄罗斯这个国家都需要为这场战争承担责任付出代价,对此不应该有任何异议。普京在战略上严重误判,在错误的时间发动了一场错误的战争,战争打得也异常拉垮,从战斗士气、战争思维到后勤保障、军事技术全方位落后,泥足深陷败局已定,他被世人奚落嘲笑很正常,但妖魔化他并无益处,客观的说,普京迄今的行为仍然还没走到玉石俱焚无所不用其极的反人类战争狂人的境地。yibaochina.com首发
但是我又如此热切地期盼他的战败,期盼他付出代价。这种热切超出了一个非当事国国民因为爱好和平与反侵略的朴素情感所激起的程度,设若俄罗斯在国际上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小角色,它自己在政治中的裹足不前甚至倒退并不影响其他国家,我应该不会负载如此强烈的感情。事实是俄罗斯在地缘政治中,一直扮演着rogue政权庇护人的角色,几乎在每一个热点地区都能看到俄罗斯的身影,东北亚、东南亚、中东、南美它几乎处处插足,有人可能正面评价它维护了世界战略平衡,但它几乎都是站在逆历史潮流的一边,处处给rogue政权撑腰,以中等国家的经济规模强行发挥着超级大国的影响力。普京这样做的目的,在俄国内是有相当民意基础的,所以也是一种迎合民意之举,这给世人一个印象,要想解决世界任一地区的热点问题,都离不开俄国的配合。当然俄罗斯插足热点地区,确实也让它获得了很多实际的利益,武器是除能源外俄国唯一能拿出手的东西,也是它在地缘博弈中的主要依靠,所以长期以来俄国武器出口都仅次于美国,另外俄国霸道蛮横的外交方式在对付亚洲国家中斩获颇多,相信大家对此都有深刻体会,不必也不能细说。yibaochina.com首发
在我的心目中,虽则俄国自己已经是半文明国家,但它却是这个世界几乎所有rogue政权的精神支柱,因为这些政权在政治文明方面还差着俄国几个身位,如果说普京是有民意支持的僭主,他们则是孟子眼里的独夫是政教合一的皇帝,这决定他们的执政基础更脆弱,统合集体智慧的能力也更差,其外交能力与俄罗斯也不在同一个层次。这些政权内政外交奉行的都是丛林思维,尚力不尚德,对内视民如草芥如韭菜,对外则消极软弱,俄国强悍的民族性格以及普京的强势外交风格正好轻易拿捏它们钳制它们,将它们牢牢控制在自己规定的外交轨道上,或者逼它们就范,就像一个黑老大对一群马仔的控制。这些rogue政权普遍对俄国充满敬畏,哪怕自己的国家利益被俄国持续的损害,也都权当缴纳保护费了。yibaochina.com首
普京发动这次侵乌战争,确实出乎世人的预料。除了美国依靠强大的情报能力准确预判了这场战争的发生,有识之士几乎都低估了普京的狂妄。因为无论战场局势如何演变,俄罗斯的国家利益都会遭到严重损害,在战略上是必输的局面。明白人都知道俄罗斯缺的不是领土,也不是所谓的战略缓冲区,它缺的是进一步的纵深改革:尊重私有产权,建设法治政府,让俄罗斯从资源依赖型国家进化为一个创新驱动的国家。这完全是普京一个人的战争,他不惜让俄罗斯整个国家整个民族为他个人的政治野心献祭。yibaochina.com首发
但是普京走到今天这个局面又是合乎逻辑的,因为在全球化时代,一国的内政必然会产生溢出效应,甚至根本上内政会决定外交走向。特别对于一个在国际政治中具备重要影响的大国,它必然向其他国家投射自己的影响力,因之也不可能蜗居一隅关起门来折腾自己而不影响国际秩序。面对一个逆历史潮流的独裁者、一个僭主,欧美必然采取敌视的态度,遏制围堵几乎是必然的。双方的关系就会螺旋式下降,自然地也会形成两个阵营。骄傲的独裁者们会将欧美的批评遏制视为羞辱,在这种受迫害情绪之下,他们的内外政策也会越来越丧失分寸感,审慎节制这些政治美德会更快的丧失。而在一个独裁者周围是不会有同僚的,只有匍匐的家奴和执行者,这意味着他们错误的决策也得不到纠正。
我们已经见证了普京从战争开始前踌躇满志要做叶卡捷琳娜大帝到今日有求于埃尔多安居中斡旋而被其粗暴不屑对待的地步,很快我们还会见证普京向泽连司机这个他曾蔑称的白宫傀儡无条件求和的一幕。这场战争将是世界历史的分水岭。俄国在这场战争中遭遇彻底失败是冥冥之中最好的安排。乌克兰人与俄国人同属东斯拉夫人,同文同种,这让俄国从战争一开始就束手束脚,也不至过于残暴,要不以俄国人的野蛮秉性,核武器可能真就使用了。yibaochina.com首发
俄国虽然败局已定,但我并不想诅咒它,无论它的种族特征还是文化特征还是民族心理,都属于西方的一分子,有豹变的高度盖然性。揆诸沙俄历史,但凡遭遇大的战争失败,其在任沙皇都很难善终,保卫其安全的近卫军团往往会参与甚至主导政变,对沙皇进行物理性清除。而新的沙皇上台后往往会进行有进步意义的改革。这次我希望普京之后不再是另一个沙皇上台。虽然俄罗斯地大物博有再度崛起的资源禀赋,但经此一战其国家威望骤跌,它就像一棵大树已经轰然倒塌,哪怕把它重新竖起来培土浇水施肥,要恢复元气也得需要相当长一段时间。即便它想再做rogue政权的庇护者,短期内也会力不从心。俄罗斯在俄乌战争中的失败以及展现出的全方位的落后,必定会让那些rogue政权惶惶不安,或许会让它们认清独裁专制极权没有出路,在几年之内说不定人们会看到一波新的民主化浪潮,果如此则幸甚。yibaochina.com首发

Published by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